州人大 >> 立法工作 >> 文章内容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医药保护与发展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 发布时间:2019/9/20 15:13:20 作者:黔西南州人大法制委员会 来源:黔西南州人大 点击:1010 【字体: 【打印内容】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医药
                  保护与发展条例(草案)
                   (征求意见稿)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保护和发展民族医药,充分发挥自治州民族医药资源优势,促进民族医药事业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结合黔西南州实际,制定本条例。
第二条  在黔西南州行政区域内从事民族医药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遵守本条例。
第三条  本条例所称的民族医药是指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反映黔西南州少数民族对生命、健康、疾病和自然的认识,具有悠久历史传统和独特理论及技术方法的医药体系。主要包括:
(一)医药、医疗理论知识;
(二)医疗技能、技法、器材以及用具;
(三)单方、验方、秘方、典籍;
(四)药材的炮制以及药物制剂制作技术;
(五)药材及其栽培、养殖技术等。
本条例所称民族医医疗机构,是指依法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且从事民族医医疗服务的医院、卫生院、疗养院、门诊部、诊所、卫生所(室)及经批准的内设科室等。
第四条  发展民族医药应当遵循继承与创新、保护与发展相结合的原则,充分发挥民族医药资源优势,运用现代科学技术,促进民族医药理论和实践的发展。
第五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民族医药发展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所需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
第六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负责本区域的民族医药管理工作,其他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与民族医药管理有关的工作。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成立民族医药研究保护机构,从事民族医药的收集、发掘、整理和研究。
鼓励拥有民族医药经卷、文献、手稿、手抄本、单方、偏方、秘方、验方等的单位和个人,将资料及实物捐赠给中医药主管部门、研究保护机构或医疗机构。
第七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在民族医药保护、传承、传播工作中做出显著贡献,捐献民族医药珍贵文献、特效治疗方法的单位或者个人,按照有关规定给予表彰和奖励。
 
第二章  保障与发展
 第八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支持民族医医院建设和民族医药企业发展,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建设,鼓励医疗机构设置民族医医疗专科,鼓励社区、乡镇以及村级医疗服务机构提供民族医医药服务,鼓励金融机构对民族医药企业给予贷款扶持。
第九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本辖区内的民族医药传统资源的分级分类管理,对从事民族医药人员进行普查、登记、管理,制定民族药物品种保护规划。
第十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民族医医疗机构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范围,并将符合医疗保险报销范围的民族医诊疗项目、民族药饮片、民族药成药和医疗机构民族药制剂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按中医药比例报销。
第十一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中医药管理机构应当根据需要组建民族医药专家委员会,负责拟定民族药标准、民族药材种植养殖技术规范、民族医医疗技术规范;开展民族药认定;审定民族药标识、标志、目录;进行民族药传承人、民族医药科研成果评审等工作。
第十二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民族药材资源保护,科学划定保护管理范围并向社会公告。加强对乱采、滥挖、滥猎、买卖等违法行为的查处,保护和合理开发利用民族医药的野生药材资源。
第十三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科技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农业、林业等主管部门加强对民族药材种植养殖技术的推广、培训。扶持民族药材生产基地建设,加强民族药材资源合理开发和利用。
民族医医疗机构以及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书者,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可以自种、自采、自购及炮制民族药并在其相应医疗活动中使用。
第十四条  采集、贮存民族药材以及对民族药材进行加工,应当符合国家有关技术规范、标准和管理规定。
保护民族药物饮片的传统炮制技术和工艺,鼓励运用现代科学技术开展民族药物饮片的炮制技术研究。
第十五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民族药材流通全过程的质量监督管理,确保民族药材质量安全。支持发展民族药材现代流通体系,建立健全民族药材流通追溯体系和制度。
第十六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培育民族药研发、生产、销售骨干企业,推动民族药制药企业发展。
第十七条   鼓励和支持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以民族医药理论为基础,研发民族药新制剂。
医疗机构仅应用传统工艺配制民族药制剂品种,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省人民政府药品监督主管部门备案后即可配制。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药品监督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对备案的民族药制剂品种配制、使用的监督管理。
第十八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民族医药常识纳入健康教育和科普教育工作。 
第十九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民族医药传承与创新管理,指导和帮助民族医药权利人、行业协会等申请专利,申报地理标志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等。依法保护民族医药的商业秘密、传统知识、独特技术和权利人的秘方、验方以及未公开的科研成果。
民族医药知识产权及其秘方、验方、专有技术和科研成果等,可以依法转让,也可以作为智力要素作价出资,参与开发和分配。  
 
第三章  从业与管理
第二十条  开办民族医医疗机构,依法办理相关手续,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相关证照后,方可开展相应的诊疗活动。
政府举办的民族医医疗机构合并、撤销以及改变其性质的,应按照国家有关医疗机构管理规定办理。
第二十一条  自治州中医药主管部门应当会同人事部门,根据本行政区域民族医药事业发展的需要,组织未取得从业资格的民族医药师承人员或者确有专长的民族医药人员,进行以临床效果、工作实践和医疗安全为主的专门培训,经考评合格后,颁发乡村民族医生执业证书,允许其在乡村两级卫生医疗机构从事相应医疗活动。
第二十二条  县级中医药主管部门应当组织辖区内具有乡村民族医生执业证书者进行培训,推荐参加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考试,取得相应执业资格证书后,可以注册应聘在执业范围内,以个人开业方式或者在医疗机构内从事民族医疗服务活动。
第二十三条  民族医药医疗事故的鉴定,鉴定人员应当以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专家为主。
第二十四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鼓励和支持高等中医院校毕业生从事民族医药工作;鼓励具有丰富临床经验的执业中医师、民族医药人员到农村开展医疗、预防、保健服务;鼓励州内各级医院以及综合医疗机构聘用取得执业资格的民族医药传承人从事临床、科研以及教学活动。
第二十五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民族医药市场的监督和检查,规范民族医药市场秩序。
第二十六条  医疗机构提供的民族药物和诊疗技术服务,应当体现民族医药服务的价值。
民族药物、诊疗服务价格由医疗机构拟定,报自治州医疗保障部门审批,由自治州中医药主管部门备案后执行。
 
第四章  人才培养与科学研究
第二十七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和完善民族医药从业人员培训制度,在大中专院校建立民族医药教育培训基地,加强民族医药医疗技术人才培养。
 第二十八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民族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机制,鼓励和资助民族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开展传承工作。
自治州中医药主管部门应当制定民族医药传承人和传习人标准,建立和完善民族医药师承教育制度,尊重和保护民族医药专家,鼓励和支持有丰富临床经验和技术专长的民族医药专家开展师承教育从业人员带徒授业、学术交流等活动,培养民族医药传习人。应当定期组织开展民族医药从业人员继续教育培训工作。
 第二十九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民族医药研究保护机构重点开展以下研究:
 (一)医药理论、操作技术、诊疗项目;
 (二)药材标准、操作技术标准、作用物质基础、作用机理等;
 (三)民族医药治疗优势的病种;
 (四)与现代医学结合治疗的优势病种;
 (五)重大疾病、疑难疾病防治应用;
 (六)在养生保健、治未病和大健康产业发展等方面的特色作用;
    (七)其他经中医药主管部门认可的项目。
第三十条  民族医医疗机构和研究保护机构应当依靠科学技术发展民族医药事业,提高民族医药的临床水平和科学水平。
 
第五章  法律责任
第三十一条   违反本条例第十二条规定,乱采、滥挖、滥猎野生民族药材资源的,由县级以上中医药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其非法采猎的民族药材及使用工具,并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三十二条  违反本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医疗机构应用传统工艺配制民族药制剂未按照规定备案,或者未按照备案材料载明的要求配制民族药制剂的,由县级以上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生产、销售的民族药制剂和违法所得,并处生产、销售的民族药制剂货值金额二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三十三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条规定,擅自开办民族医医疗机构,由县级以上行政主管部门予以查处,没收其药品、器械及其违法所得,并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给患者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民族医医疗机构超出备案范围开展医疗活动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止医疗服务活动。
第三十四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未取得乡村民族医生执业证书行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行政主管部门没收其药品、器械及其违法所得,并处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
第三十五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超出执业服务范围的,由县级以上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民族医药服务活动,并处1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取消乡村民族医生执业证书。
第三十六条   违反本条例其他违法行为,法律、法规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六章  附  则
第三十七条  自治州人民政府应当依据本条例制定实施办法。
第三十八条  本条例自20  年  月 日起施行。
 
 
 
 
 
 
 
关于《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医药保护与发展条例(草案)》的说明
黔西南州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
 
黔西南州人大常委会: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医药保护与发展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已于2019年8月30日经州八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现对《条例(草案)》作如下说明:
一、制定《条例(草案)》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一)必要性
黔西南州居住着布依族、苗族,彝、回、瑶等33个民族,2017年末,全州人口360万人,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州总人口的42.5%。各族人民在长期求生存、求发展和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医药知识,摸索总结了一套具有民族特色的医药体系,为本民族的繁衍发展和本区域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广大的民族医生充分利用本地的药用物种资源,采取有效行医方式,在治疗常见病、多发病方面有许多独到之处,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普遍认可和欢迎。虽然我州民族医药得到了长足发展,但由于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医药理论没有文字记载,基本上依靠口传心授,代代相传。随着西医的发展和外来文化的冲击,这一朵民族文化的奇葩正面临失传的危险。由于缺乏对民族医药传统资源的保护、发展方面的相关规定和具体的执行措施,民族医药特色优势逐渐淡化,很多少数民族医药专家的学术思想和经验得不到传承,一些特色诊疗技术、方法缺乏发掘,理论和技术方法创新不足。
我州现有中医师(助理)510人,按《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的要求,到2020年每千人口中医执业类(助理)医师达0.4人,总数应达到1400人。由于中医人才短缺,严重制约我州健康产业的发展,制定出台《条例(草案)》后,将从顶层设计和法律法规的高度鼓励、支持、引导我州民族医药的传承、发掘、保护和发展黔西南州民族医药优秀传统文化,发挥民族医药资源优势,促进民族医药事业的发展,规范民族医药行业管理,建立黔西南州特色的医药卫生保障体系,满足人民群众特别是较为贫困的农村群众对中医药、民族医药服务的需求,通过一系列考试考核,对民族医生进行确定,挖掘一批民族医药人才,对我州打造富有特色的大健康产业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可行性
民族民间医生多为祖传技术,没有行医资格,其经验也没有系统的理论和实践来证明,所以,要充分统计和调查这部分人员的具体数量很难。为充分挖掘民间中医药人才,掌握民间民族医的概况,我州连续四年开展传统医学医术确有专长考核工作,共计212人通过考核取得确有专长证书,挖掘和掌握了一部分具有特长的民族民间医师。其他省和我省其他自治州已颁布类似条例,极大推动了当地的民族医药卫生事业发展。省外有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发展藏医药条例》,省内有《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苗医药侗医药发展条例》等,为我州制定出台《条例(草案)》提供了很好的学习借鉴经验。
二、《条例(草案)》的立法依据和起草过程
(一)立法依据
本条例主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贵州省发展中医药条例》《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医药保护发展条例》《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苗医药侗医药发展条例》《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彝医药条例》等法律法规。
(二)起草过程
2018年4月,州卫健局向州人民政府上报《黔西南州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将《条例(草案)》纳入州人大立法规划的请示》,组织相关科室和部分医疗机构中医人员和法律顾问,多次征求修改意见对《条例(草案)》进行修改和完善。2018年8月、11月州人大常委会牵头,组织由州法制办、州卫健局等相关部门人员组成的考察组分别到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宁夏、黔南、黔东南等地学习借鉴民族医药保护立法的相关工作经验,撰写调研报告。2018年10月24日,州人大常委会将《条例(草案)》纳入到州八届人大常委会五年立法规划中,并于2018年12月纳入州人大常委会2019年立法计划。2019年5月召开《条例(草案)》立法工作推进会,成立起草领导小组,征求各部门意见,对《条例(草案)》进行完善。6月21日,州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对《条例(草案)》进行初审。8月30日,州八届人大常委会第22次会议对《条例(草案)》进行了审议,收集到总体意见12条、具体条款意见20条。9月10日,州人大常委会组织州人民政府、州卫健局、州司法局负责人及相关人员召开了《条例(草案)》立法工作座谈会,对常委会上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进行讨论,并提出了修改建议。9月19日,组织召开了州人大法制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对条例进行逐条修改,并于9月20日公示征求意见。
三、《条例(草案)》主要内容和需要说明的问题
(一)主要内容
   《条例(草案)》共六章三十八条,分为总则、保障与发展、从业与管理、人材培养与科学研究、法律责任和附则。主要内容:一是坚持继承与创新发展的原则,大力发展我州民族医药事业,充分发挥民族医药在医药卫生事业中的作用;二是遵循民族医药发展规律,建立符合民族医药特点的管理制度,在医疗机构管理、医师执业管理、民族药管理、人才培养等方面体现民族医药的特点;三是扶持与规范并重,在推动民族医药事业发展的同时,注意预防和控制风险,保障医疗服务和用药安全。
(二)需要说明的问题
1、规范民族医药人员执业要求。为规范未取得从业资格的民族医药师承人员或者确有专长的民族医药人员能够开展医药活动,制定了第二十一条:“自治州中医药主管部门应当会同人事部门,根据本行政区域民族医药事业发展的需要,组织未取得从业资格的民族医药师承人员或者确有专长的民族医药人员,进行以临床效果、工作实践和医疗安全为主的专门培训,经考评合格后,颁发乡村民族医生执业证书,允许其在乡村两级卫生医疗机构从事相应医疗活动”。同时制定了与之对应的处罚条款第三十四条:“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未取得乡村民族医生执业证书行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行政主管部门没收其药品、器械及其违法所得,并处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
2、加大民族医药发展的政策倾斜和资金投入。为了保护好民族医药,更有效地促进发展,制定了第五条、第七条、第十条等鼓励和奖励条款,其中报销比例按照中医药比例,能够更好地提高民族医药的报销比例。
3、完善民族医药服务系统建设。一是民族医医疗机构的建立必须依法办理相关手续,获得执业许可证等相关证照后,方可开展相应的诊疗活动;二是对从业人员管理需持有乡村民族医生执业证书,方可在乡村两级卫生医疗机构从事相应的医疗活动;三是完善民族医药相关配套措施和明确具体管理部分职责。
四、对州八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意见的采纳情况
2019年8月30日,州八届人大常委会第22次会议对《条例(草案)》进行了审议,收集到32条意见,采纳情况如下:
1、规范文字,精简条款,合并相似或者重复的条款;
2、对民族医药和民族医医疗机构进行定义;
3、对民族医药实行分级分类保护,成立民族医药专家委员会;
4、完善民族医药制剂、生产企业和药材管理、种植等条款。
以上说明及《条例(草案)》,请予审议。